怀疑一个文物古迹是假的,不能靠“认为这个古迹没有用”的思维方
更新时间:2021-11-09 19:39 发布者:admin

html模版怀疑一个文物古迹是假的,不能靠“认为这个古迹没有用”的思维方式

【本文来自《在宋代,有一块136吨的灵璧石,因为没办法运,工程最终失败》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印加节度使

行吧,这转弯的态度还可以。但我要再说一遍:不管萨克塞瓦曼遗址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您现在的这种思维仍然是错误的,世界不是绕着您转,不是您能认可、能理解、觉得符合常识的东西才有真实存在的资格。我看您把这理解成了我和您斗嘴对您进行人身攻击,不是的。不过我也没有资格当您的家长,我也就给您指出一次,您听不进去我就不会再管了。

对您一开始的问题,正确的回复就是我一开始的回复。那不是扯淡,您的问题是“为什么可以有不计成本的事”,我的回答是通过举一些大多同属前现代文明的例子,告诉您“不计成本”是很正常的现象,有很多不同的动机,尤其在前现代社会。这就是解答您的问题了。而且如果是没有留下原始文字史料记载的情况,列举类比情况解释逻辑上的可行性,这才是真正严谨的做法,因为这是对现实存在的客观事物的基本尊重。

怀疑一个文物古迹是假的,根本不能靠“认为这个古迹没有用”这样的思维方式;证伪一个文物古迹时,也不能单靠“认为这个文物古迹超出了XX的预期水平”。否则,越王勾践剑、喷水鱼洗、战国水晶杯都会被加上伪作嫌疑,前者的热处理和装饰工艺已经完全不知道是如何实现的,而且显著超出了同时期其他剑的水平;中者要科学设计出同类物件,需要应用到的自激振动理论和解微分方程的能力整个中国古代也没有建立起来;后者外观只是一个普通的玻璃杯,但极其完美脆弱,青铜时代的东西,雕琢难度甚至还远大于19世纪欧洲作伪的玛雅水晶头骨。

要证伪一个文物为假,除技术手段外,一种有说服力的方式是证明其自身特征内部的历史矛盾性。著名的坎曼尔诗签,一开始质疑就非常多,最大的集中在两点,一是这份新疆若羌考古发掘出的唐朝纸笺上使用了明朝中叶以后才可能出现的字体;二是文句中“汉人”和“饣良(馕)”字(“馕”字出现非常晚,连清朝的《康熙字典》乃至民国初期的辞海都没有收入)这种明显不合理的表述。这种证伪思路对于实施者的历史水平是有要求的,科班出身不重要,但必须要真的懂一点;完全不懂这个特定领域的人确实没有参与资格。比如,巨石阵我只能告诉您几个已知的著名假伪史例子,但我并没有能力去背书巨石阵是真的(以及假的),因为我没有参与这个讨论的资格。您看我前面的评论,每一次都是说“我不知道巨石阵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正的文物尤其古迹证伪,尤其已有定论物事的证伪,是很慎重的,即使不能破案到某个具体的人,至少也要能讲出来一套后世由谁(或至少什么层次的人或组织)出于何种动机作伪、如何作伪、为何匿名、如何保密、经济代价对其是否可行的叙事。50年代末的坎曼尔诗签是一个已有定论为真迹、甚至编入了中小学语文教材的文物最后被证伪的典型伪史例子,是新中国破坏力最大、影响最深远的体制内人员作伪事件,但直到90年代才被彻底定论纠正,就是出于高度的慎重态度??即使从其自身的各种矛盾来看,几乎已可以说是确定伪作的情况下,没有技术证据,那么最终仍要从作伪一侧给出可行的解释。最后调查者是落实到了当时两名造假者、现场考古人员中的一名(另一名已病逝),得到了他亲笔写的材料,这件事才算盖棺论定。

再说回巨石阵,那儿也是一样,我不知道巨石阵本身的真假,但我知道一些“巨石阵为假”谣言本身您举的‘根据XX特定例子判断巨石阵为伪造’的言论是伪造的”,就是基于上面的证伪方式。所以这些证伪并不妨碍您上下求索、举出其他强有力的例子去证明巨石阵是假的,如果您举的例子我不能找出作伪来源,又不够有力,没能说服我作为女人的直觉,我只能说我不知道,你们争去。但我出于对这个领域大多数人智商的信任,不建议您在伪史问题上过多浪费时间??社会上很容易接收到的信息一般都是被操纵的。真有可能取得突破的前沿,学界一堆人早去关注了,和炒股内幕什么的一个道理。

我一般也懒得对西方伪史论本身直接说什么,只是很不喜欢有些人拿着同样一套思维方式,把手伸到美洲历史上来。因为“否定美洲原生文明的伟大”这一他们的预期结果,即使不考虑造假和宣扬种族优越论、大国沙文主义的问题,即使从政治上来说,也是非常直接地为西方在美洲的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乃至种族灭绝行动制造合理性,是为美国和欧洲帝国主义小骂大帮忙的行径。

怀疑一个文物古迹是假的,根本不能靠“认为这个古迹没有用”这样的思维方式,d88尊龙真人娱乐网

我是不同意你这个观点的。

个人的行为是可以无厘头,但一个群体的行为,必然有其内在的逻辑理性。

一个古迹有没有用,或者说有没有价值,当其是由一个群体创造的时候,也必然体现这个群体的内在逻辑理性。

而不管是那朝那代,工程里的一些实践结论,是对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有效的。因为这些结论产生的背景是物理世界,一些长期摸索出来的经验必然是趋同的。

例如我提到的,为创造低价值的东西,不会无限投入。个人有可能无厘头做这种事,但群体不会,群体行为服从其群体理性。群体创造的古迹,也必然体现其群体的价值观。

所以我非常笃定,你只能通过证明这巨石的价值,才能解释印加人花费巨大代价搬运它的行为。

如果无法证明,那这东西是西贝货的可能性就很高了。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古代国家的大事除了宗教祭祀,就是军事安全了。这巨石附加城墙的作用,那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而且,中国没有什么不可理解的文物,越王勾践剑、喷水鱼洗、战国水晶杯这些制造方法和工艺都还原出来了吧。像喷水鱼洗这种东西,以前课本就有那个古人以为共振是鬼魂,友人拿锉子解决问题的故事,古人早就想明白的问题,你就不要脑补了。国家宝藏就有越王勾践剑工艺复制的故事,以中国制造玉器的工艺之成熟,造个水晶杯就是用时间慢慢磨,比之水晶头骨简单多了吧。

还有,我说巨石阵是经过整修的,是你自己脑补成我说它伪造吧。你可以翻翻回复,看看我究竟有没有说过伪造或者造假这些字眼!究竟巨石阵有没有经过整修,我想你清楚得很。

最后,即使种族之间有差别,也不是种族灭绝的理由。古代中国也认为自己很优越,可也没见进行种族灭绝。反而还提出了入华夏者则华夏之的说法。

否认种族间的差别,才是无视客观现实的做法,也是被西方话语权牵着走的做法。

就好像一个班里总有聪明和笨的同学,但聪明同学和笨同学之间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聪明人会有其弱处,笨人也有其长处。但否认聪明同学和笨同学之间的差别,甚至认为笨人只是因自身遭遇或者环境影响而造成的,这种认识可以说就是反智了。

国人应该走出一条自己的种族话语道路。承认人与之间有差别,但人与人之间还要和谐相处。总掉入西方那种强盗式话语陷阱,搞社会达尔文才是要不得的。

相关的主题文章: